古巴短宣

God’s Footprints in Cuba

上 帝 足 跡 在 古 巴

Riding on the waves God created

Chinese churches can be part of the church revival history in Cuba

華人教會可以參與及有份於古巴教會的復興歷史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 我必賜福給你 你必成為別人的祝福。                                          (創 Gen 12:1)

The Lord said to Abram:  “…  I will bless you …. And you will be a blessing to others.”

古巴宣教 物資籌集
2019年1月 恩福宣教隊
2019年1月
2020年1月 恩福及華福宣教隊
2020年1月 教會復興
2020年1月 足球宣教

古巴短宣點滴

Lisa Siu

    一生何求?活在一個簡陋的生活環境、純樸的生活、無私的愛,對神的忠  心、遵行神旨意、堅守神頒佈的使命,雖然遇到困難、陷入困境,仍能全心擺上服事神,並靠著禱告,藉神所賜的大能大力,使他們能堅毅不屈的去完成主所托負的。這就是我體會後,藉此來形容一班古巴的牧者。願神祝福及堅立祂僕人手所作的工!

感謝神,我能有機會探訪古巴的家庭,雖然服事當中並沒有什麼特別之  處,被探訪者大多是信徒,其中有身體不適、行動不便、家人有事,甚至有未信主的家人,但當我們將大小的需要帶到神前,仰望神,藉著禱告,鼓勵他們向未信主的家人傳福音、嘗試邀請他們出席教 會的活動。神是信實的!當看見這些未信主的家人出席活動,實在為他們高興!  希望有一天這些未信主的朋友們,都願 意接受神的救恩,得著主所賜的福樂。   

    觀望古 巴弟兄姊妹的敬拜態度,喚醒我更加要全心投入敬拜神,專心仰望祂,將最好的獻給祂,讓神得到當得的榮耀!

Francis T.

「今次古巴短宣我有很多得著。我曾去過全球很多的宣教工場,但是覺得古巴是相當特別。政治環境與中國有相似之處,看到 古巴的牧者和教會雖然資源缺乏,那顆傳福音的心志卻十分火熱,植堂工作也非常積極,心裡也得到很大的激勵!從「華福」門徒導向跨文化宣教的方向來說,我同意不應單以扶貧來幫助他們,更可以有其他的交流:如神學的訓練、神學院的交流,甚至是他們如何 激勵北美的華人教會去傳福音等。眼看北美的教會在福音工作上已變得冷漠緩慢,我也焦急如何幫助教會重燃這份火熱?到古巴卻看到不同的景象,使我獲益良多!見到岑牧師夫婦已在古巴做了六年,豎立美好的榜 樣,難得的是一間不算大的教會,卻能在古 巴產生那麼大的影響,或許現今也是更多華人教會,應該走出四道牆向外宣教的時候。 我提議甚至可跨代同行宣教,宣教時兩代就有共同語言、目標,一同為福音齊心努力!

Winnie L.

    「幾年前岑牧師跟我們分享他們去古巴做跨文化宣教。這次親眼看到他們所提過的人。我很欣賞岑牧師、師母的魄力,動員教  會弟兄姊妹熱心地参與古巴的宣教,無論在參加短宣隊或奉獻上,他們勞心勞力。我們 參與一個星期都覺得有很多事情發生,真是很難想象他們過去三個星期是怎樣過的;睡眠不夠還要收拾行李。他們不怕厭煩地收集物資分派及祝福不同的教會和牧者家庭。有一次,當我們問到牧者的需要時,他就低着 頭不好意思說。看到很多牧者的家庭的確很清貧,需要真是很多。盼望神可以感動更多 的弟兄姊妹一起參與。」

Leo L.

「當初聽到Roland和Shirley的分享時已經動心了,後來自己到了古巴看了之後真是不一樣的。親眼看到和親耳聽到的深度和細節是不同的。我覺得很值得來古巴看。我 看到教會,植堂怎樣融入社區, 服事的對象就是鄰近的社區。另外,當我參加他們崇拜 的時候,讓我有一種回到很久以前教會的形式一樣,很有特色。我覺得會眾給我的感覺 是很單純的。北美的教會實在可以在物資上提供很大的幫助,然而,如果我們的參與是 超越物資方面就會更好了。我希望能看到一個教會能領養一到幾個古巴教會,然後跟他們建立關係,關心他們,那就可以超越提供物資的層面並可以通過禱告和關顧去支持他們。」

Patrick L.

我從幾個角度去看。來古巴之前聽 Roland 和 Shirley 分享過,心中的期望都頗高,沒想到我看到的比我逾期的更多和更特別。教會的模式跟北美洲很不同。我們探訪的教會的差距都很大,但是相同的就是他們對傳福音的意識都很重。領導牧者放很多重點在傳福音上。神學院訓練的模式跟北美的也是差別很大。北美的比較注重書本式的學習,而古巴却讓神學生在前線實習植堂和帶領傳福音的工作。我相信十年後的古巴會跟現在的不一樣,現在有的時機過了或者是他們的經濟起飛了,很可能會阻礎福音的傳揚。再看我們國語跟英語堂的會眾,我們也可以邀請他們一起参與古巴的事工,大家可以通過宣教一起學習和成長。

神展現的大能大力

 Yvonne Tai

    感謝神再次給我到古巴服侍的機會,第二次到古巴宣教的心情實在是興奮和雀躍,因為我能夠再次探望上一次所認識的牧者和弟兄姊妹們,也可以趁着機會放下手上的工作,專心地服侍神、服侍人。

    回顧一星期在古巴的服侍,實在有很多難忘的經歷和體驗,並且見證了主的名在古巴大地被高舉、天國的福音被傳揚,真是感恩不盡!今次與古巴牧者和弟兄姊妹們見面擁抱時,身體語言所表達的,已經不再有任何隔膜,反而加添了一份親切和溫情,我簡直被他們的熱情融化了。回想每一次敬拜的音樂響起時,古巴的弟兄姊妹們便聞歌起舞、歌聲洋溢,雖然我們不明白西班牙文所表達的意思,但是奇妙地讓我們同感一靈的進入敬拜,沒有言語的障礙,也沒有民族的界限,我們一同快樂地歌唱和跳舞讚美神。哈利路亞!

    每天隊員早上一同唱詩、靈修和禱告後便出隊服侍,可說是早出晚歸,我們終於完成了六日密集式的探訪及帶領不同的聚會,在非常炎熱的天氣下,可說是汗流浹背,然而每一個隊員都是精力充沛地服侍,在不同的崗位上彼此配搭、各盡其職,發揮團隊的合作精神;特別是當我們眼見當地的宣教士、傳道人、領袖和弟兄姊妹們真誠的愛主生命和忠心的全然擺上時,我們深深地被他們感動,對主的服侍熱誠也被挑旺和感染。

    我今次亦有機會見證「恩福」和其他教會的弟兄姊妹過去多年在古巴的金錢奉獻和物資供應的擺上,大大地祝福了當地的教會,而且古巴牧者們及其家人的最低生活條件也有所改善。無可否認當地的弟兄姊妹非常貧窮,物資缺乏;但是我體會到他們對福音的渴求沒有減 退,仰望主的信心不移,心靈卻是富足。  感謝主!神讓我再次看到祂在百姓中展現自己的大能大力。

    短宣的經歷實在讓我大開眼界,使 我在不同的生活處境上再次經歷神的奇妙作為,擴闊了我的服侍方向和心志。宣教的體驗是何等的寶貴!在未來的日子,鼓勵弟兄姊妹們也能參加短宣,無 論是近處或是在遠處,我相信你們必會再次經歷神的大能。

    願一月份的三隊古巴短宣隊伍所作神的工,讓神得着當得的頌讚與榮耀!  阿們。

為何四年來參與古巴短宣 ?

Jenny So    

    當師母給我一個題目「向古巴人分享,我為何連續四年參與古巴短宣?」,腦海一片空白,應該從何說起?從甚麼角度去思想?我知道分享的內容是帶著傳福音的使命時,神的話給了我亮光,就是從「信、望、愛和喜樂」去思考!我當日的分享翻譯如下:

    對!一個好好的問題,甚麼驅使我放棄一週私人的有薪假期,連續四年返回古巴?我大可優哉悠哉地享受五星之旅,躺在沙灘享受美酒佳餚;但我偏偏選擇重複到一個城市Santiago,背著背包,在烈日下四處奔走,汗流浹背的站在此處。事實上我有三大理由返回古巴探望你們:

第一:「愛」-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

馬可福音 8:34 耶穌説:「若有人跟從我, 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隨我。」

    過去信主的年日,我每天都享受從神而來好多好多的愛,不因要償還,而是我要學習如何去「愛」及將「愛」帶給別人。因為我知道主喜悅我們做在弟兄中最小的一個身上,就是做在主的身上。

    當我還未信主的時候,我總找不著「愛」的定義,世界教我「愛」是有條件的負出,「愛」是不能超越的,要有限制和界綫的;甚至看你是否有幸運之神眷顧你,也許你可以賺取、回贈等等。

    直至神尋找我,祂讓我明白及肯定愛的真義,並可以向人宣講 —愛我的天父不願見到祂所創造的人,一個一個的死在罪中,與神隔絕。至終祂的憐憫,使祂差派祂的獨一兒子耶穌基督為你、為我、為我們每一個,不分種族,被釘死在十字架,用祂的寶血洗清我們的罪,重建我們與父神的關係。當想到主耶穌所受的極刑和痛楚,祂本真大有能力去自救,大可退縮,懲治及痛斥那些鞭祂,冤枉及傷害祂的人,主耶穌大可用祂的能力去 控制這個世界,甚至施行神蹟叫萬人景仰祂,但愛我們每一個的主耶穌,竟然選擇服從父神、捨己、成就這份今天我們  口裡承認,心中相信,白白得來的救恩 — 這就是「愛」!

    所以因著主的愛,我願意去愛,去服侍並愛我眼前古巴的弟兄姊妹。

第二:「信和望」

    每次到古巴最大的屬靈經歷,就是 見到神的工作,在古巴讓我見到從神而 來的盼望。

    盼望不是要願望成真,乃是在基督耶穌裏,即使在患難的時候,仍心存忍耐,並盼望得着從上帝而來的平安和喜樂。 昨天我們探訪一個腦癌病患的姊妹,她躺在一間無窗焗熱的房間,見到我們一行四人去探望她,渴望我們為她流淚禱告並 唱詩,她心感恩惠,面上燦爛的笑容,使我看見主所賜的平安和盼望,真的不是世人所賜的。姊妹心靈的富足,使她剛強  並深信上帝必醫治;她的信已經救了她的疾苦。今天我所受的所謂苦,實在算不得甚麼!感謝神讓我從古巴的弟兄姊妹身上找到盼望!雖然古巴物質短缺,但當地的弟兄姊妹屬靈的生命,卻是富足,並常存盼望喜樂的心,叫我怎不能不記掛著他們呢?

第三:「喜樂」

    每次我們挽著數十件行李箱,載滿 大大小小的物資,對美加豐富資源的我們在街上見到,也不會拾起的東西,卻成了當地人心裡極大的願望。見到一對年輕貌美的姊妹,手拿著一支得五弦的結他,不停開開心心的邊彈邊唱著詩歌,眼神、笑容都帶著喜樂和滿足的心去唱,彷似天 使的歌聲,也賜我們喜樂的心一起唱詩 歌頌神,我們的心已被溶化,並決定明年必須為她們補添第六條的結他線,讓她 們繼續為神唱下去。

    我們帶上的一包糖果、一盒UNO 咭、   吹氣的氣球、一件肥皂、一雙鞋、一些金  錢資助傳道人進修神學、添置一個熱水 爐的基本洗澡設備、一枱洗衣機、一個冰 箱、結他線、手機、手提電腦等等都能改善當地傳道人及教會傳福音的工作。

    每次親眼見到一張張喜樂,充滿信心和盼望的臉,不單激勵到我生活原來可 以好簡單,也能充滿喜樂,彈奏五絃破舊結他的姊妹比起世界級自以為了不起的優越音樂家,彈奏得更動人心弦。感謝神每一次的短宣旅程,讓我更認識神和弟兄姊妹;這七天的旅程收穫比起七天全包豪華團更滿足,更有喜樂!哈利路亞,讚美主!地上一切的榮耀、頌讚都歸與神,Amen!

每一次踏足古巴 …

岑牧師、師母  Pastor Roland & Shirley

    每一次踏足古巴,彷彿就像一次的退修機會,讓我們更學懂謙卑、更順應聖  靈的引導。靜觀上帝在其他民族的作為, 我們也默默地在調整我們投身天國的視野和胸襟!

    我們夫婦二人第一次留守三週,帶 著三隊短宣隊每週一隊的確有一定的挑戰,跨越東、西古巴在五個城市服事固然要不斷適應,乘坐空調超冷的大巴熬了兩個晚上十多小時一程的往返大概是讓身體超支了,再加上第三週竟遇上前所沒有經歷過的寒流,寒風刺骨。神的恩待,讓我們完成三週的使命後在回程中才發病!

    三隊短宣隊各有特色,第一隊為工 作隊,精力充沛,每天 14 小時,面不改容!蕭毅恒弟兄帶著幾位「愛恩」的年青人領了七次的活動,深得古巴青年人開放的心,幾次經分享見證、短講及福音簡 述,共領了 40 多位青年歸主、40 多位青年重新立志!

    另一家教會,本來不記得我們的到訪,記得後的兩天竟召集了 250 個街童擠在有限的教會空間,其中近一半當天第一次接受了福音!五位兒童工作的姊妹實在面對很大的挑戰。在台上又唱又跳, 講解福音,領著二百多個孩子玩遊戲,且 發給他們小禮物。場面的確震撼及偉大, 但是大家都竭盡所能、與神同工、做到最好,把小孩子帶到神面前。

    第二隊參加者多從愛城其他國語教會及一對夫婦從渥太華教會而組成,主要在探察西古巴兩大城市的植堂狀況,瞭 解他們的需要而予以幫忙。在「恩福」所支持的當地兩對牧者安排下,我們探訪了浸聯會、神學院、華埠、及多所植堂。隊中有三對夫婦是「福臨萬家」的講師,因此亦分別帶領夫妻講座。這隊同受感動 的是那些植堂拓荒者都是那麼年青:20多 30歲帶著太太和年幼的子女就是如此願意地走上奉獻之路、艱苦之路!

    相比之下,西古巴比東古巴富裕,引 誘比較多,人對福音的興趣也比較小。

    第三隊是從多倫多出發,包括「加拿大華福」的總幹事及四對牧者夫婦和其 中一位女兒。這隊也算是訪宣團,走訪三個東古巴城市並探訪了二十幾家教會、在加勒比海旁為16位古巴人施浸、聆聽 3 個全國性的事工及未婚媽媽事工、與神學院院長對話,瞭解當地神學生畢業 後能長期服事工場高成功率的原因。更 有長遠影響的,應是與植堂策略小組第 二次的會議,定下五年計劃:培訓1500 位有心植堂的信徒領袖及開植100所新堂。 「加拿大華福」也願意將古巴納入為第三個跨文化區。  

    這次,神讓我們横跨古巴可以看到 更多祂在當地的作為及認識更多神忠心的僕人。雖然他們遇到很大的挑戰和試探,大多數的傳道人都因着神的呼召而 願意堅守神所託付的。

    神逐步揭示的心意真是越來越精彩!祂的帶領實在奇妙。只要古巴福音的門仍然開著,我們會繼續跟隨神的帶領 向前走,直到祂叫我們停下來為止。

一次震撼心靈的大宴

張 慧

    与神同行的一周古巴短宣实在太美了,是震撼心灵的大宴,让我真实的经历了神的大能与真实,语言不通不是问题,生活习惯的不同不是问题,人种的不同不是问题,爱主的古巴弟兄姐妹的热情依然感然着你,名义上是去短宣,实着神让我亲眼看见了什么是爱,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将爱神爱人尽显无疑,他们是用生命在为主做见证,物质上的缺乏没有阻挡爱人爱神的心 , 他们的敬拜赞美是那样有力 , 他们兄弟姐妹的感情是那样的真实,他们为主做工又是那样的鲜活,年轻的宣教士们说:「医生能救人生命,但不能救人灵魂」,这是为什么他们在完成医学院的学习后继续神学院的学习,装备自己,随时为神国奉献自己,多么美好的见证,真的受益最大的是我自己,我爱你古巴,更爱古巴的弟兄姐妹,他们教会了我很多很多,千言万语难叙这大宴的美丽,你一定要去体验,去吧,有机会一定要去古巴宣教,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你会收获满满。

神用這次短宣來開我的眼

李 莉

    感谢神赐给我这次古巴短宣的机会。我感到神是要用这个短宣来开我的眼,让我从古巴的宣教士传道人和弟兄姐妹们真实的爱主的生命看到我的生命是多么贫乏干枯干瘪病态。

    我虽然自己感觉自己一直在努力学习努力追求,但好像都是纸上谈兵,没有爱神的激情热情,也没有爱人的灵魂的迫切和不计代价愿意付出的心,所以没有真正的平安喜乐和满足,尽管无论是物质生活还是属灵的资源都比古巴的弟兄姐妹多很多很多。

    我发现这次不是我去帮助他们,而是神通过他们来医治我!我一直胃不好睡眠不好,使得我不敢承担什么压力,还总是活得紧紧张张,总在为吃什么会让我胃舒服些、做什么会让我睡的好些发愁,没想到到了古巴每天早出晚归也没特别为我的胃和睡眠安排吃什么做什么,结果天天都吃得香睡得着,天天高兴欢喜地去看古巴的教会和他们的活泼动人的敬拜,去听他们的分享,有时也做一点分享(神居然使用我先生为高和我的婚姻的分享使三个大男人举手归主,来应允我求主使用我们领人归主的祷告而赐给我们意外的惊喜),每天都充充实实,高高兴兴,对胃和睡眠的担忧越来越淡甚至忘记了!

    看到他们的年轻的宣教士们为福音的缘故宁愿放弃自己心爱的和一直梦想的做医生或工程师,不怕过艰苦贫穷的宣教士的生活,看到他们的中青年的传道人为了在贫困地区建教会不惜全家住在象贫民窟一样又小又黑还漏雨的屋子、甚至夫妻睡冰冷的地板、女儿睡折叠沙滩椅上,但他们从不叫穷,而是心里装的只有神的教会和神的国度的扩展,为主的事工充满异象充满激情。他们的敬拜无论男女老少都充满真情地载歌载舞,他们彼此及跟我们都以热情亲吻来彼此接待,我冰冷的心开始融化,开始理解什么是主耶稣要给我们的生命,而且我的生命开始复苏,开始从死板僵硬的生命中被释放,开始呼吸新鲜空气,开始舒展,开始自然地活起来,而不是表演、不是说教、不是假装、不是紧张有压力、不是怕人说怕人看。

      我感谢神让我经历到这样鲜活的生命, 求神让我能保持这个生命,在加拿大也能活出这生命并且让这生命成长,因为这才是神要给我们的鲜活的丰盛的生命。若主愿意我也愿意明年再去古巴,再一次被医治被复兴! 感谢神! 一切荣耀赞美都归给至高神!

最關鍵的是甚麼?

梅陳美玉傳道

    感谢神的恩典让我能在古巴经历祂和看见祂在古巴的奇妙作为,最叫我赞叹的是神是何等的信实,祂应许过祂必赏赐那寻求祂的人 – 那是不论种族,不论贫富的。古巴的弟兄姐妹的生命就见证了这一位神,也见证了他们对神的信心。他们的生命告诉了我们,真的信靠神的生命不是显于圣经知识或教会地位 , 乃是显于对神对人舍己无私的爱 ! 他们对神的爱和渴慕,都令人赞叹不已,特别是那些宣敎士愿意为福音受苦、甘心为主献上自己一家的心,更是震撼人心,真为他们感谢赞美主! ( 我们在听他们分享和察看他们的生活环境的时候,相信大家心里都很难过,有些姐妹也忍不住哭出来了)。

    我就向一位当地的牧者请教(为我们安排这次行程的那位),我问他:「你认为建立信徒和发展福音事工,最重 要、最关键的什么呢?」他回答说,最重要的是要靠祷告。 他告诉我,他们教会每周都有祷告会,有很多弟兄姐妹都来参加一起祷告。他自己一家每天都一起祷告。他很感恩有很多祷告勇士一直为他每周的事工和讲道祷告,对他来说,这是很重要。相信我们对他的回答一点都不感希奇,但看见北美和古巴敎会的光境,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懂得祷告的重要和真的相信而去寻求那听祷告的神确是两回事。

    这次短宣的经历,叫我确信,要敎会复兴,信徒必须合一同心祷告,寻求那掌管万有和赐生命的主,求神复兴生命、复兴教会。愿神赐给我们信心,叫我们靠着祷告去经历在主里的生命和丰盛!真有信心的去寻求神,才能经历到在主里的生命更新、新的敬拜,才能与主同行作新的事!感谢神给我在古巴之旅上了属灵美好的一课。感谢赞美主!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希伯来书 11:6)

一次難忘的探訪

高靖霖

行程的第二天我们走访了一家教会,这是一个刚刚开始不久的教会。牧师的名字我暂且叫他 E 吧。尽管古巴整体治安状况良好,但该区的犯罪以及治安问题都面临较大的挑战。酗酒,赌博和吸毒都比较普遍。在教会所在的大街上就能看到几只斗鸡被拴在石头上。他们是用来赌博的。不一会儿这些斗鸡就不见了,肯定被带到哪儿厮杀去了。然而,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E牧师竟把家都搬了过去,并在那里建立教会。 他的精神和为主作工的勇气,是我们这些外来人不能体会的。

    教会是一幢小平房。迈进大门就是敬拜大厅。 大厅里放了几张长椅子,能够舒服的容纳三、 四十个人。 房间虽小却打扫得非常干净 , 布置的也相当整齐。墙上挂着活动通知,敬拜记录,参加人数等等。记录显示,上周的参加人数是 176 人。不知道在这么小小的空间内是怎样装得下 176人的。

    牧师的讲台就放在最靠里面的一堵墙前面。除了一个小桌子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敬拜的那堵墙上挂了一个布帘。其实布帘是多余的,因为布帘的后面就是墙,别的什么都没有。布帘只是起一个装饰作用。但是从这个布帘可以看出这些弟兄姐妹的精致、典雅以及对神的敬畏之心。

    E 牧师简单介绍了一下教会的历史和发展过程,以及现在教会的情况,然后就拿出来手画的地图来向我们介绍他宏伟的计划。在哪里设点,覆盖多大面积,以及如何触及到千家万户等等。他是那么有信心,有计划,有行动。真是让我们这些访问者感动。 

    介绍完了教会的情况之后,在我们的要求下参观了一下他的内屋。古巴的教会 , 尤其是新建的教会 ,一般都扎根在普通民宅里 ,前面是敬拜大厅, 后面就是生活区。 和普通人家一样。 牧者及家人就居住在后面的生活区。

      那面挂布帘的墙的边上有一个小门,走过这个小门就是他们的生活区了。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小小的厨房,十分狭小拥挤。 里面坐着两个老人, 是E牧师的母亲和岳母。走过厨房就走进了一间卧室。 卧室里面放了一张双人床。 除去双人床所占的空间剩下的大概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 可见房间有多小。 这是整个建筑里面的唯一的一间卧室了,我们问E牧师家里有几口人,他说有6口。    除了牧师师母,以及上面说到的两位老人,还有一个15岁的女儿和一个十岁的儿子。 我们好奇这么小的一个房间里怎么能住下6个人呢?牧师从床底下拉出了一个沙滩床,是一个已经坏了的沙滩床。他说他的母亲和岳母及十岁的儿子睡在双人床上,他女儿就睡在这个沙滩床上。至于牧师和师母,就睡在敬拜大厅的地上。说着说着,E牧师流泪了。想像一下一个40岁的男子汉在众多陌生人面前流眼泪,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根本无法想像。我们一行中的几个姐妹也忍不住热泪盈眶了。是什么样的信心,能让E 牧师如此喜乐,并坚定地扩展神的事工呢?作为神的子民,我们又怎样忍心看到自己的弟兄如此艰难呢?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大概是圣灵充满,有几个兄弟姐妹当场表示愿意帮助E牧师改善生活条件,帮助他解决扩建二楼所需要的3200美元。 得知这个消息,E 牧师喜极而泣。不住的哈利路亚!展现出祷告得应允的喜悦!

    探访结束了 , 我们怀着更加喜悦和满足的心情离开了 E 牧师和他的教会。 愿神祝福E牧师和他的事工!愿这些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爱心奉献能蒙神的喜悦!"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Spiritual Investments in Cuba

Pastor Wayne Hoover

I first went to Florida in Cuba 6 years ago.  The Pastor, Charles, had only been there for a month.  The church was 98 years old but stagnant.  It had a single mission church that was 14 years old and had never grown.  Many people thought they should close it down.  Nevertheless, God had a plan and a future for them.  God was going to revitalize the church and expand its ministry throughout the city.

I met Pastor Charles and his family, Saida, Zuri and Emmanuel somewhat by accident.  I was supposed to go to a different city and meet a different pastor.  However, God sent me to Florida to be a link between the church in Florida and Evangel.  In the years that followed, we developed wonderful friendships and ministry partnership.  The first story was a miracle.  Looking back, it was a sign that God was going to do many amazing things through us.

Pastor Charles asked if I could bring musical instruments for his church to start a music school & worship ministry.  I had no confidence that I could find instruments but I said I would try.  In time we supplied trumpets, trombones, clarinets, recorders, flutes, a violin, and a guitar.  All these were donated by many people.  I was amazed at how God provided and answered our prayers.  Since then, the church has developed a music school and a worship training academy.  More importantly, God used the        instruments and the school to change the faith of the people in the church.  They moved from “God doesn’t do much, and neither do we” to “Maybe God can do miracles, and God is at work in our city.” 

The next project was to buy back a house in the north end of Florida.  The church started in that house, but it was sold years earlier.  It fell into disrepair but was available for purchase.  This was important because churches can’t own property.  As this house was formerly used as a church, it could be designated as a church again.  It was also in a key location on the other end of the town.  It would cost $6000 US to buy, and another $4000 to renovate.  Pastor Charles asked if we could help.  Again, without much confidence, I said I would try.

I shared this with people at Evangel, and they gave money to buy and fix the building.  In hindsight, it was easy.  At the time I was stressed, wanting to help but watching the exchange rate fell as we waited for the funds to be transferred to Cuba, hoping there would still be enough.

The following summer we were in Florida when Pastor Antonio and his family moved from the other end of Cuba to come as the pastor.  The house was in terrible shape.  Terrible!  I remember what Peony said when we met Antonio and saw the house:  “I can’t believe they would live in this terrible house so that they can serve God here.”  We cried as we prayed for them, understanding the sacrifice this family was making.  But Antonio, Melides, Adrian and Jesus have been faithful, serving God,   working jobs to pay the bills, and renovating the building as they went.  They now have worship every week and a full range of ministries.

What about the mission church, the one many people thought they should close down?  It met in La Curva, a suburb of Florida, in a dilapidated old house.  It started to grow.  A year after our first trip, they constituted as their own church and called their own pastor.  Their vision?  Buy a newer house in the area to meet and be able to grow.  I toured the house they hoped to purchase on my last trip there.  Again, people at Evangel gave, and they were able to purchase the house.  This summer they held Vacation Bible School in the new house and 60 children came.  The ministry is alive and well!

What about the old house in La Curva?  I assumed they would sell it to help fund the new house.  No, absolutely not.  They kept it – so now there are 4 properties belonging to the church, 4 growing churches and church plants. The church continually starts mission stations for future church starts. Their dream is to start a new church every year. 

I still talk with Pastor Charles and his family. Facebook has hit Cuba recently, so I can see the pictures of the people and chat occasionally.  My heart is still very much with them.  For the last two summers I’ve been unable to go see them.  Now I dream of taking a group of young people from Sunchild to Cuba with me to meet the Cuba church and learn from them.

Much of the focus of the church in Florida has been on the youth and young adults.  Pastor Charles had two teenagers when he moved there, Zuri was 17 and    Emmanuel was 15.  He believed that youth were key to revitalizing the church.  Now youth lead worship, teach Sunday School, lead VBS, and are key in most of the ministries in the church.  They love being together and love Jesus.  Many will become missionaries and pastors in time, and the work of God will be multiplied through them.  

Pastor Charles and Saida dream of  being overseas missionaries. They hope to go to Africa for a year to serve Jesus.  I believe Cubans will lead the world in missions in the coming decade. They have been   seasoned by having no money, little resources, and few buildings, but deep in prayer and passionate about evangelism.  I think a Cuban missionary could go anywhere in the world with no money and no support to start a church.  They have done it again and again already in Cuba.

Now, I share my prayer requests with Pastor Charles.  He is very much a hero for me, a role model.  When I first met him, he moved with his wife and two teenaged  children to a church where everyone said ministry was hard.  He boldly and faithfully served God.  God did miracles in front of him.  I don’t pretend to be half as capable as Pastor Charles, but I am trying to follow in his rather large footsteps.

Evangel, you have done well in supporting missions in Cuba, both in Florida and in all the trips with Pastor Roland & Shirley.  Your giving has been multiplied by God,  and the investment paid dividends.  The power and passion of God is known in Florida.  The church is alive and growing, expanding and multiplying.  Imagine the  impact it will have in another 10 or 20 years?  Only God knows. 

I was honoured to be a part of your work.  A small piece but a key link in the relationship.  Your prayers and gifts often flowed through me.  People always thanked me for what happened.  In fact I was merely a delivery boy but receiving the thanks for what was actually not mine.  I experienced unbelievable joy in my part. 

Evangel, continue on in your love for Jesus and ministry of the Gospel!